番茄

因吹絲停

 

【太中】椿花

刚刚不想做作业所以码了这段不知道是不是玻璃渣的段子,完成度不高就凑合凑合看吧

——————
这一走,可真久得不行啊。

  走前还轻松的笑着说,「没问题,很快就能回来了。」这种骗小孩的话。不过你看,我就像这个纯真的孩子一样信了你的话,信了你的谎言。

或许一开始我会收到你的信件,说什么「这边真的太好了,不用对着蛤蟆那烦人的脸。」或是,「没了蛤蟆的管制,现在静静的一个人死去也没有人会阻止我吧。」这种挑拨嘲讽的话语,收到这些信的瞬间都有一种想要丢掉的冲动,不过最后每一次还不是让他们躺在书桌那个你给我保存信件的木制的音乐盒里,伸手去打开那个音乐盒传入耳膜中的就是那首你一直逼着我要听的夕日。不幸的是,我最后却爱上了那首曲子。每一封信都整齐的叠起在放置物品的凹槽中,担心着下一封信可能会失去他与我一同在此等待你的回归,可是你的最后一封寄到这里后,音乐盒无法再容纳任何一份信件了。

  现在则是到我了,在收下你的每一封对我所写的信件后,第一封想你问候的信呢。

  我不会说什么,也不会再寄出第二封,或是第三封信件。给青花鱼写信这种东西,能避免当然就尽量去避免了啊——。希望我能够这样保持着这个想法,也许哪一天又忍不住,给你写下第二封、第三封、第四封,像是你明明前阵子一直不停的让慢慢习惯你的每一封信后,在盒子被你的烦人无趣的事情所盛满的时候,突然就、消失了。或许你是在想我把他们随手丢掉或是把他们烧掉所以就没有继续写下去吧,可是我想告诉你,我并没有。

  那么,亲爱的太宰治先生,你所送我的椿花早已凋零。请问你何时才会带上那朵山茶花,从你那遥远的国度中回来呢。

  24
评论
热度(24)

© 番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