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

因吹絲停

 

【双黑/太中】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01

應該三章搞完的了(

————

「你是个没用的孩子。」湛蓝色的双眸直勾着我的双目,他见我无回答,便接着说出了下一句话:

「没有我就活不下去的孩子。」

对啊,没有你就活不下去的孩子。

——————
太宰治是中原中也在一次任务后捡回来的一个孩子。

那一次任务直接把敌人的基地完全炸毁了。在中原中也把最后一个敌人的尸体丢在一旁时,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拉了拉他那过长的风衣。中原当时的第一反应当然是作出了自然反应,他抽出了袖口里藏着的袖剑,转身将那刀子架于那人的脖子上。不过在刀子割开脖子的皮肤前,中原止着了动作。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小孩,全身上下都是伤口,而且十分肮脏。那孩子对中原的举动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没有尖叫,没有哭,...

  44

【双黑】短打


因为我的弱小有多少人死去,这点我还是知道的。所以如果要改变他,就要变得更强,绝对不可以输给任何人。

我是这样告诉我自己的。

「自己的寿命,就是跟着墙壁上的时钟走动。」
「时间到了,你的时钟会跟着停下。」

当年还小,一时半刻没理解出红叶大姐这番话到底是含有什么意思。然而,她只是对我轻笑。收起了那把红伞走向了我,在我面前蹲了下来。食指置在我的心脏上,唇中并无吐出任何字句。

第二天,她就走了。没有留下任何字条,她的一切被全部带走。唯一留下的就是前一天对我所说的几句话,那几句小时候一直思考,却不会懂的话语。

没过多久,应该说当天,通过首领,我认识了太宰治。那个满身绷带的太宰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问他,我说你啊,...

  10

不务正业去改图

  45 7

【太中】三喰(上)

r18啦開車啦3p但是3p後方

年齡差三歲


簡書-為了保護未成年人士慎入

微博-……算了我才幾歲啊15吧

  99 8

【太中】椿花

刚刚不想做作业所以码了这段不知道是不是玻璃渣的段子,完成度不高就凑合凑合看吧

——————
这一走,可真久得不行啊。

  走前还轻松的笑着说,「没问题,很快就能回来了。」这种骗小孩的话。不过你看,我就像这个纯真的孩子一样信了你的话,信了你的谎言。

或许一开始我会收到你的信件,说什么「这边真的太好了,不用对着蛤蟆那烦人的脸。」或是,「没了蛤蟆的管制,现在静静的一个人死去也没有人会阻止我吧。」这种挑拨嘲讽的话语,收到这些信的瞬间都有一种想要丢掉的冲动,不过最后每一次还不是让他们躺在书桌那个你给我保存信件的木制的音乐盒里,伸手去打开那个音乐盒传入耳膜中的就是那首你一直逼着我要听的夕日。不幸的是,我最后却爱上...

  24

【太中】代嫁 第二章

嘘,我们半夜更文没人知道(干
头贴其实真的是我,朋友说在我写完代嫁之前不要想着换掉了###

偷偷剧透一下,下集洞房(小声)

——————

——简单的梳妆一下,要去舅父的家里了。

  「……知道了。」中原几乎是从喉咙里挤这三个字。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找一个人听他抱怨一下,或者找到表姐,问她「为什么」。为什么要丢下一个包袱,为什么要让他去接受她的不想,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让我去代替你……?

  不,现在先要冷静下来。像父亲说的一样,只有等到太宰治失去兴趣就好了,只要忍受一段时间就可以解脱了。就可以离开那个鬼地方,可以回来——

  不行,完全无法冷静下来。

  中原一番胡思乱想后,这就是脑子中得出的答案。突然好像能...

  96 9

【太中】代嫁 第一章

后方开车前方无高能,预料下一章或第三章开车

除個草
————
你的表姐,她逃婚了。

中原中也冒着大雪从上养回来,想要恭贺自家表姐送行,却从父亲得知如此震撼的消息。刚脱下帽子的手抖了一下,堆积在帽子上的细雪从帽子上掉落,在和室外那寒冷温度反差的地板上融化为水滩。

「什——?!」

瞪大了湛蓝的眸子,中原惊讶的看着父亲困扰的坐在椅子上。中原的父亲应因疲劳过度闭上双目并用右手撑着脸颊,听见中原的回话也只是堪堪回道:「没错,她逃了。听说是和一个家境贫寒书生,不过反而因为这点,所以我们更加找不着她。」

「即使动用了对面家的势力?」

中原不禁开口问道。没人向自己透露过表姐到底是嫁去了谁家,不过从舅父舅母的对话中也能够猜出一...

  120 11

不务正业玩一期系列(一期:
阿祖,真的不回家吗

  17

中也你真帥(走開

  18 1

【太中/微敦芥/花吐(?)】花落倾城——壹

花吐古风,HE BE不定

带着新雙黑一起虐狗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今天被同学虐了一脸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烦)


这边跑章,很短小的一更

——

中原中也在经过一轮长途跋涉的远路后,在马车上下来的第一件事是被人用黑布蒙上并用麻绳将双手反绑在身后。

「嘶……」麻绳那粗糙的表面接触到手腕的皮肤,在轻微的扭动下也会引起极大痛楚。感觉有谁轻轻推了推他的后背,手搭上了被衣裳厚厚覆盖上的肩膀,示意他往前走。虽然麻绳让他手腕感到刺痛,可是那个带领他的人不但轻手轻脚的,像是怕会得罪他般一直在他耳边吟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的。中原啧了一声,倒是得到对方一声带着颤意的「咿——」作为回...

  36 1

© 番茄 | Powered by LOFTER